|

人物|克鲁斯堡之王亨德利 7冠王的荣耀与遗憾

发布时间:2017-05-14 11:39 出处:新浪体育收藏本页 发表评论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世锦赛在斯诺克的“梦剧场”已走过了40年,在此期间,史蒂芬-亨德利无疑是克鲁斯堡之王。

  世锦赛的克鲁斯堡时代是被一群伟大的冠军定义的:雷-里尔顿赢得了他6次世锦赛冠军里的最后一次;史蒂夫-戴维斯几乎统治了整个80年代;罗尼-奥沙利文也已经在这块斯诺克最宏大的场地上献出了24年精彩表演……然而,大胆进攻型的斯诺克则是属于7冠王亨德利的品牌,90年代他还曾在此获得了5连冠。

  在此期间,“皇帝”曾创下连胜29场的纪录;世锦赛所有比赛,他共赢得106467个积分,独占鳌头,远远领先于第二名史蒂夫-戴维斯的9996分。

  克鲁斯堡期间,亨德利最常遇见的对手就是粉丝喜爱的、谜一样的吉米-怀特。1984年,当怀特只是以16-18的微弱劣势输给戴维斯,没人想到此后他还会5次与冠军擦肩而过。而这其中,有4次他都是败在亨德利手下。

  最遗憾的就是传说中的1994年的决赛。在双方战成17平进入决胜局后,怀特在球型很好又37-24领先的情况下错失了一个简单的黑球。亨德利趁机一杆58分拿下了个人第4座冠军奖杯。

  “皇帝”回忆道:“我和吉米打过很多次,我虽然知道他有可能莫名其妙出现失误。但我必须说,我当时坐在椅子里想,‘结束了,我不会再上手了。’我无可奈何地抬头瞥了眼包厢里的几个朋友。但你总会抱着微小的幻想时刻准备着,并相信有些事可能会发生。”

  “他失误后,我没费劲就理清了思路。那一杆中我没感到任何危险。回想起来,我是那么放松。回到台面上真是太神奇了——在相信自己已经输了后,又得到了救命稻草。”

  险胜让人更加容易回忆起一年前,苏格兰人曾以18-5大胜怀特。“整个1993年世锦赛是我打得最好的时候。我控制着每场比赛,从未遇到真正的威胁。那是我最喜欢的胜利。”亨德利回忆说,“我总是把一些早期的胜利作为目标。我看过1989年史蒂夫-戴维斯对约翰-帕洛特的比赛(当时的决赛比分是18-3),我也想做到那样好。”

  1994年的决赛也让亨德利赢得了极大的赞美和尊重。比赛最后阶段,他拒绝了一个自由球,因为他认为裁判判错了。而那个举动也被认为是斯诺克历史上最伟大的彰显体育精神的举动之一。

  尽管在1997年负于肯-达赫迪,没能实现6连冠,但1999年再度杀入决赛的亨德利实现了7冠王的伟业。不过那年,他打得并不好。

          

  “1999年,在克鲁斯堡之前,我真的度过了一个糟糕的赛季。英锦赛上我0-9负于马库斯-坎贝尔,又3次输给此前从未输过的托尼-德拉高。整个赛季我打得真的很糟。世锦赛我抽到了艰难的对阵,首轮就对保罗-亨特,半决赛又对罗尼-奥沙利文。所以,在那样的赛季之后,发现自己进了决赛,真是很奇怪。”亨德利回忆道。

  “比赛中,我暂时把将要争取第7个世锦赛冠军的事实抛在脑后。我知道我要为此而战,那个事实也一直都在脑海里,但当你站在球台旁,你就不会再考虑它。”

  “赛后的发布会上,我说,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实现的一切,即便我生命中不会再有其他成就。说起来那可能是件坏事,因为我仍然在打球。但6一直是个坎,那是雷-里尔顿的冠军总数也是史蒂夫-戴维斯的总数。对可敬的史蒂夫来说,那是一个特别重要的数字,因为他在我的时代打球,他是我必须要与之战斗的人。超越他和雷是一种惊人的成就感和解脱感。”

  不过,“皇帝”没能将自己的冠军总数变为8。2002年,他以17-18输给了彼得-艾伯顿。“我不认为彼得能在35局的比赛中战胜我。”36次排名赛冠军得主回忆说,“进入世锦赛决赛时,那是个要命的态度。但半决赛艰难击败奥沙利文,我想我必须调整状态去赢得决赛。”

  尽管如此,亨德利依然认为自己的纪录可能是安全的,但他还是为自己没能更进一步感到后悔。他补充说:“1999年战胜马克-威廉姆斯后,我可能不知不觉地哑火了。一旦你有了7个冠军,那你的目标又会在哪儿呢?那是个错误且糟糕的态度,因为我很容易就能再得两个。”

  “我认为现在很难有人能拿到7次冠军了。有很多球员都能打出非常高的水平。对于一个人来说,要超越那个(纪录)会很困难。马克-塞尔比在克鲁斯堡正变得越来越强。他的比赛风格使得他在长时间内都很难被任何人超越。未来三四年里,他可能还会再拿2-3次冠军。”

  “在克鲁斯堡获胜是终极目标。你开始打斯诺克,然后你把它当做职业。就在那时,你最初的野心就是在那里打球。那就是你在电视上看到的,最想去比赛的地方,而当你到达了那里,特别是只剩一张球台(半决赛开始)后,那种感觉无法比拟。”

  (月光)

关注微信 随时了解台球资讯

新浪微博

TOP147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