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度|站在9球金字塔尖的女人们

发布时间:2017-07-03 15:44 出处:新浪体育收藏本页 发表评论
分享到: QQ空间 新浪微博

  从1号打到9号,不同颜色的球在台面上滚动出不同线路的轨迹,或优雅姿态或一波三折地进入球袋。就像女子9球选手一样,境遇各不相同。

  1

  毫无疑问,陈思明是处于金字塔塔尖的女人之一,位置稳固,源于她表现稳定。在2017年上半年,陈思明已经拿到了两个冠军,她和韩雨、刘莎莎三个人形成了当今世界女子9球的第一集团。

  这一点得到了9球和斯诺克中国国家队领队王晓炯的认可,她说道:“就2017年赛季上半年的情况来看,陈思明无疑是世界女子9球表现最好的运动员。刘莎莎也不差,她在今年和去年的中国公开赛中都获得了亚军,这次CBSA彭州站又拿到了冠军,她的状态是很稳定的。韩雨在CBSA柳州站比赛中晋级决赛,而且她现在在CBSA排名上也是第一位。”

  场上是当仁不让的对手,场下则是嬉戏打闹的好姐妹。她们的职业素养让事业与友情的界限清晰明澈。

  在接受新浪体育专访时,陈思明刚刚连续打完三站比赛。从处于梅雨季节的上海,南下到风景如画的柳州,然后又前往西部城市彭州,三个城市,三种风土人情。一番连续作战后,陈思明感觉身体有些疲惫,“我头一次打比赛打到想家。”

  2017年,陈思明迎来了运动生涯迄今为止一年比赛最多的一次,“细细算下来,今年我打的比赛应该会有12站到13站。”

  当斯诺克在“80后”选手逐渐占据主导地位时,这项“古老”的运动又萌发了盎然生机。女子9球也是如此,悄然之间来到了最好的时代。“我觉得我们这一批人挺好命的,赶上了比赛最多的时候。”陈思明笑了,笑中泯出对好运眷顾的感谢之意。

陈思明

  2

  她还清晰地记得,自己刚刚踏入9球赛场时,一年的比赛少得可怜,“在我印象中,2007年这个时候,我还一年只能打2、3场比赛,那个时候,没有比赛的时候就是练球。”

  彼时,世界女子9球的发展有些停滞不前,这项运动前途未卜。当时的陈思明因为还年轻,脑子里并没有这份担忧,“我一门心思地在练球和打球尚。”潘晓婷对这个阶段的女子9球是有深刻体会的,很少人能够切身感受到她的不易与孤独。因为坚毅、不服输的性格,也是因为对9球的眷恋,她一直坚持在赛场上,面对媒体,她也会道出对陈思明、刘莎莎她们的羡慕,“像我早些年有时候出国参赛比赛,自己要负责差旅,和国外的协会报名,还要打会外赛。倒时差、适应饮食,飞过去之后也没有合适练球的地方。这些年轻选手现在的起点高,也是因为这个项目越来越受重视。”

  过了几年,女子9球的境遇有了些许转变,“到了2009年、2010年,我觉得比赛变得多了,我记忆中大概是一年可以参加5到6站比赛。那个时候基本上是一年一半时间是在参加比赛,一半时间是自己练球。”

  到了2011年,陈思明有了明显的感觉,“我有信心,这个项目会发展得越来越好。”

  3

  今年,女子9球选手迎来了“全盛时代”。除了WPA原有的比赛之外,CBSA的比赛也多达6站,除了已经成功举办的柳州站和彭州站比赛,还有西安站、连云港站、洪泽站与广州站。密集的赛事,让女子9球选手的职业满足感来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像上个月,从中国公开赛到CBSA柳州站,再到CBSA彭州站,接连三周的比赛是选手从未遇到过的。很多一流选手都会感到赛事紧凑、身心有些疲劳。

  对此,陈思明有了“幸福的烦恼”,“我很享受比赛这个过程。虽然少了很多出门和朋友相聚的机会,但能忙起来,一直能有比赛打,这种感觉让人很充实,也很踏实。”

  “烦恼”伴随着幸福感而来。从上海,到柳州,再到彭州,陈思明的战绩呈现下降的趋势,从冠军到季军,再到八强,她坦承连续

  作战确实对自己的体力和精力都有所损耗,“我觉得能够在感到累的时候依旧打好比赛的,才是真正优秀的女子9球运动员。”

  WPA、CBSA的比赛接连进行,让选手对这两个不同体系的比赛有了新的认识,陈思明说道:“我觉得CBSA的比赛不比WPA比赛容易打。因为我们在WPA比赛中有积分排名,第一轮都不会遇到实力很强的选手。但CBSA不同,像凯莉-费雪是没有积分的,在彭州站比赛时我双败淘汰赛第一场就遇到她了。”

  比赛多、连续进行对运动员而言是利多还是弊多?王晓炯对此有自己的看法,“就看选手怎样在多赛期对自己进行各方面的调整了。我记得在我当运动员(曾是女子手球运动员,参加过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的时候,有句话可以概括比赛密集的情况,那就是以赛代练。真正的问题一定是在比赛中暴露出来的,特别是激烈的比赛,发现问题才有机会让实力得到进一步的提升。”

 刘莎莎

  4

  比赛密集给运动员带来的好处不仅是能够保持手感,还能带给她们更多得到赛事奖金的机会。陈思明并不介意谈及自己的奖金多少,“因为这些都是算得出来的。”她举例说明,“其实之前的连续三站比赛,真正能够拿到比较多的奖金的只有四个人。我,刘莎莎、韩雨和凯莉-费雪。”

  根据奖金的多少,陈思明也可以大约算出她们通过这三站比赛拿到的奖金数额,“我拿到了1个冠军,1个季军,1个八强,大约20万元不到。刘莎莎1个冠军,1个亚军,大约有16、17万元。韩雨1个亚军,1个季军,大约5万元左右。凯莉-费雪1个冠军,其他的比赛奖金,大概加起来能有10万元左右。”

  从这些数字看起来,现在处于女子9球金字塔塔尖的选手奖金收入还算丰腴,“起码可以让自己生活过得不错。我觉得比一些奥运会项目的选手奖金要多,而且我们这个项目现在一年比一年好。”陈思明的话语中满是对这个项目的美好憧憬。

  当然,陈思明、刘莎莎她们是这个项目当今世界实力最强的几个人,她们的比赛奖金和个人赞助商保障自然要比一些非顶尖选手高。那么,在塔尖下的大多数选手,她们的职业生存现状又怎样呢?

  据一位圈内选手对新浪体育透露,“其实现在很多参加会外赛的选手不只打9球,她们还可以参加中式台球比赛,因为现在中式台球比赛也很多,也可以靠奖金赚钱。除了参加比赛,她们还可以自己教学生。”

  “一个行业‘养活’一群人,即便实力不在顶尖,但很多选手依旧可以从事自己喜欢的这份职业。”

潘晓婷

  5

  作为年奖金收入可以超过50万的选手,随着年纪与阅历的增加,陈思明对自我价值实现的看法与以往有了不同。“从2009年到2017年,我已经拿到过13到14个国际比赛的冠军头衔。”但她渐渐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自己的夺冠效应并不能让自己满意,“你看丁俊晖要是拿了一个比赛的冠军,媒体、球迷都会议论好久。我拿了冠军,大家也就议论2、3天,然后大家似乎就忘记了这件事情。”

  陈思明将此总结为——“这个项目的商业开发还可以更好,我的商业价值还远远不够。”她也希望能够有更多的活动,不仅仅限于9球、台球的活动能够邀请她参加,包括综艺节目,她很乐意尝试。

  为此,现在的陈思明比以往更注重比赛时的打扮,“从2012年起,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商业价值这个问题,我发现,原来我打好比赛,拿了冠军也不过如此。以前每天都是训练,根本没放心思在怎样打扮自己这方面。但现在我觉得在赛场上适当地打扮自己是很有必要的,我觉得现在的我可以兼顾好这两方面。”

  于是,陈思明走出了自己独特的风格,不同于有气场的潘晓婷、不同于“乖乖女”形象的刘莎莎,她时常将自己弄成偏中性一点的打扮,让额发波浪型地涌起,穿着黑色的西裤映衬出苗条的身材。

  当然,她依旧看重用球技吸引更多的球迷,“我希望自己能有更好的球技,吸引更多的球迷来关注我,让他们更喜欢9球。我觉得吸引粉丝,不光光靠个人形象,更多需要靠球技,让女子9球比赛的观赏性得到提升。”

  (董正翔)

关注微信 随时了解台球资讯

新浪微博

TOP147官方微博